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笔尖传情,翰墨飘香:品文岩老师的绘画艺术

2017-12-01 11:45 来源:本站

【艺术简介】

文岩,原名赵保宁,1942年生于天津,河北省玉田县人,从艺50余载,做工艺美术21年,又做美术编辑21年,退休后做雕塑十多年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民间文艺家学会会员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,原甘肃省美协副主席。现任兰州雕塑院艺术总监。有多件作品曾入选全国美展和全国工艺美展。

砚边随想

文岩

买只牛儿学种田

盖间草屋向山泉

也知老去无多日

且向山中住几年

为吏为官终幻客

能诗能酒总神仙

世上万物皆增价

文章老去不值钱

年轻时看过“三言二拍”之类的书。作者以说书人的口气,讲古今传说、劝化人心。每个故事的开头,总有一个“引子”,或为一首诗,或为简约的故事以吸引读者。岁月蹉跎,正经故事大多忘却。唯这些“引子”还记得。开头的那首诗便是引子,书中说这首诗的最后一句。是值得商榷的,于是乎就引出了一幕类似范进中举的故事。

五年前租了一处房子做画室,在28层居高临下,开窗远眺小河流水,绿树成荫,依稀可见当地农户,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真正是“结庐在人境,不闻车马喧,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……”好不惬意。然好景不长,只见今年消失一遍绿,明年立起一群楼。几年下来,我已深处钢筋水泥的森林里,陶渊明的心境无处寻了……

话说回来,虽然眼前的绿色渐少,但画室的环境还是不错的,每当提起笔来,面对画案上洁白的纸面,心之快乐是难以言表的。多少年来是让你画啥你画啥,现在是想画什么就画什么,再大胆一些可胡画乱画一通,没准还能搞出意想不到的作品!偶尔被同事问起,咋样?我说:“退休好,退休好,不开会、不填表。”这辈子多少时光被开会耗掉。上班时每对非填不可的表格,我都觉得自己变成了矮子,只有在画画时才感到些许的高大。为使退休的日子绵长,健康很是重要,徐悲鸿要能活到齐白石的年龄那该多好。

人生就是在自我与环境的磨合之中前行,个人是求自在,社会要定规矩,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,最后落在如来手心里。自在与规矩之间,永远在拉来扯去,谁是赢家呢?外面不自在,家里自在。家里不自在,自己心里自在,谁也夺不走。

对作家而言,文章越老是越值钱的。画家亦然,犹如中医,经验越多,作品会越好,好好活着,至关重要。

人越老越喜欢孩子,胖的瘦的美的丑的各个可爱,只要与他们目光相对,让你心里咯噔一下,天真无邪让人心疼。人越老越亲近大自然,喜怒哀乐,生老病死,全由它掌控。大自然是无私的。把孩子放在大自然中去,就是大自在,也是我画水牛娃娃的缘由。

“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上”年轻时我曾卖画为生,期间如李可染的牛、徐悲鸿的马,这些大师作品都大量的临摹过,制成手绘书签、贺年卡以谋生计。虽然我画的牛与李可染的牛不尽相同,但是,没有李可染的牛,也就不会有文岩的牛了。

[ 今日推荐 ] TODAY TOP NEWS